当前位置:甜馍馍地理信息网 >> 社会一角 >> 情感世界 >> 正文 >>  [阅读资讯:好男人丈夫为何与别的女人上床]

好男人丈夫为何与别的女人上床

[ 来源:新闻晨报 | 时间:2007年08月04日 | 收藏本文 ] 【

  -她在婚后曾经生了一场大病,凶险之际他一直陪在她身旁。她对这个"好男人"老公感激不已。

  -病愈后的一天,她和女儿非常偶然地撞见了他和另一个女人的私情。伴随着震惊而来的是百般不解。


  -他承认经不起诱惑,找出过去的温馨日记表示要和她走一辈子。她则在怀疑和自省中变得不知所措……

  “两个星期前,我在卧室里撞见藉田和另一个女人,我真的没有半点思想准备。这些天里,我几乎夜夜无眠,拿着手机,在通讯录里一个一个往下翻,不知道该找谁诉说,又怎么开得了这个口?”作为一个8岁女孩的母亲,晨露显得非常年轻,眉眼间还颇有点电影明星陈冲的味道。可坐在会议室长桌子的一端,她黯然泪下,却像个无助的小女孩。她一再强调,这种事情发生在藉田身上,真让她想不通,因为相识十几年来,他的表现的确称得上世间少有的好男人啊。

  大病来袭,他对我呵护备至

  藉田是我原单位的同事。那时我很年轻,个性比较开朗,身边不乏追求者。藉田非常内向,在单位里不太响,长得也不起眼,可他对我很有好感,从1994年开始追求我。他不像那种油嘴滑舌的男人,只是每天下班后陪我一边聊天一边走回家。熟悉后,我发现他不像外表那么闷,和我在一起有许多话讲。慢慢地,他的老实本分打动了我,我和他认真谈起了恋爱。藉田每天都给我写很多封情书,把羞于开口的话全写在了信里,因此整幢楼的人都晓得我每天都能至少收到一封信。等到后来结婚了,我把所有的信,连同藉田的一本日记全部珍藏在一个小箱子里。

  这件事几乎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我的父母则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藉田的外部条件比较一般,配不上我;二是他的家境不好,因此高中还没毕业就顶替进了单位,学历偏低,经济负担重。对于这两条,我心中颇不以为然,男人长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藉田的家庭负担重是事实,但他人孝顺,又勤奋(一边上班一边坚持读完了高中学业,因经济原因无力读大学),我觉得他是个好男人。尽管家里一直逼我跟藉田断绝恋爱关系,甚至为此把我调到其他单位,介绍许多男孩子给我,我俩还是偷偷地要好。1996年我不慎怀孕,母亲没办法,骂了我几句,只得同意了藉田的求婚。婚后,我生下一个女儿,她在遗传方面结合了我与藉田的优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

  因单位效益不好,1999年在我的建议下藉田改行做出租车司机。众所周知,这一行要想赚钱,就得很辛苦,但我每天都不让藉田做得太晚,我对他讲,钱是赚不完的,只要把当天的指标完成,就早点回家,我和女儿在等着他。

  2000年,我们拿出全部积蓄,买了一套房子,交清首付后,我们连装修的钱都没有,我父母拿出了这笔钱。等搬到新家后,经藉田同意,我父母也搬进来,一个负责带孩子,一个负责烧饭烧菜。我是独生女,小时被父母宠惯了,不大会做家务,藉田在家时常常抢着做家务活。

  2003年夏,我感觉身体不舒服,藉田陪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得了一种很凶险的免疫系统疾病,要马上住院。我傻掉了,女儿第二天就上小学了,我怎么能病倒呢?藉田的第一句话就是“晨露,没什么的”,遵照医生的安排跑前跑后地联系床位。穿着病号服,我喃喃自语:我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生出这种大病呢?父母闻讯赶到医院,藉田趁这个空隙跑到了上海书城,查阅医学书籍,搞清发病的原因,然后一点点地讲给我听。住院期间,因注射了大量的激素,我的脸吹气般肿了起来,照镜子时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一向爱美的我受到如此打击,连死了的心都有了。这时,藉田表现出一个好男人的豁达,他千方百计地哄我开心,平时他是做一天休一天的,每次休息日他都会出现在我的病房里。

  病情逐步稳定后,我出院回家,藉田跟我商量,让我暂时不要去上班,等身体好了,外形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去做事。于是我休息了半年,每天都要吃一大包药片,每隔两周还要到市中心的医院复查身体。令我感动的是,每次复查藉田都执意要陪我,等化验结果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时藉田就有意分散我的注意力,给我准备好报纸,让我先看一会儿,不要着急。

  我不禁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晨露,你的先生真够体贴的。”她补充说,2004年她的父亲急病发作,因找不到床位,天天要往医院跑,那个月正好藉田休年假,他每天主动陪着岳父到医院挂号、吊针,称得上是任劳任怨。

  “藉田对我和家人的好,我全记在心上,也暗自庆幸找了这么一个好男人。”说到此,晨露的眼泪扑簌簌地流到胸前,表情从甜蜜转为委屈。


  他承认有过两次越轨

  我父亲病愈后,为了复查方便,住回市中心的老房子,母亲每个周末都回去陪他。这时我也重新上班了,通常周六带女儿去探望父母,中午晚上连着“蹭”两顿饭,才打道回府。几周前的周六下着雨,女儿有点咳嗽,我原本不想跑来跑去,可女儿执意要去看外公,我 
就带她赶到市中心。吃完午饭,我摸摸女儿额头有点发热,就提议下午回家。

  走到自家楼前,我发现藉田的车停在那里。我心想可能下雨天生意不好,他先回家休息、看看电视。于是叮嘱女儿,你爸爸可能在屋子里休息,不要像平时那么吵着上楼。女儿乖乖地跟我上了楼。开门进屋,我没听到电视的声响,只看到卧室的门紧闭着,就让女儿去换拖鞋,自己想都没想就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眼前的一幕让我如遭雷击。屋里有两个人,藉田的衣服刚刚穿好,而另外一个女人还有点衣衫不整。藉田看到我进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过来抱住我,小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凭着仅有的一点理智,我转身走到客厅,让女儿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不要打扰我和藉田。等我重回卧室,那个女人已经走掉了。望着卧室里那张有些凌乱的大床,我手脚冰凉地坐在沙发上。要知道藉田在我心目中一直太完美了,我生了毛病对我不离不弃,对我的家人体贴照顾,这些我都感激在心。别人开玩笑时总提醒我,开出租车的接触面大,容易出事,可对于我的老公,我打心底里信任。但今天偏偏就让我撞见了他的出轨。更令我想不通的是,对方居然是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就在五一长假期间喝喜酒时我们还见过,哪曾想到她会跟藉田发生这种不堪的事情。

  藉田很难过地跪在我面前,说他是一时糊涂,请求我原谅他。我觉得他们敢来家里乱搞,证明关系很亲近了,就让藉田从头讲清。藉田承认这是第二次,第一次发生在去年8月,那个女的叫他到她家修理管道,干活时因为天气太热,他就脱掉了上衣,结果事情就发生了……

  得知真相后,我很痛苦,冲藉田吼了几声。这时女儿走过来,哭着让我们不要吵了,说她不舒服。我们赶紧带她到儿科医院看病,打针后回家,路上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让藉田把那个女的叫过来,两个人一起写份保证书。藉田不肯,我就要跳车,还打开了车门。他吓坏了,只得开到她家楼下,把那个女的叫下来。我不愿跟她讲话,让藉田转述我的意见,那个女的想让我到附近的茶室去谈谈,见我不肯,就走掉了。我坐在她家楼门口想等她老公回来,藉田劝我,我也不听。这时女儿又哭了,说:“爸爸,你不要再这样了,以后累了就随便在车上靠一会儿,不要回家睡了,惹得妈妈不开心。”还说她以后会多考几个100分,让我们高兴。可怜的孩子,她哪里晓得我跟藉田吵架的原因,哪里晓得她父亲犯的是什么样的严重错误啊!女儿见我冒出离婚的字眼,紧张得不得了,一再嚷:“你们不要离婚!爸爸,离了婚我叫你什么啊?”

  那天我坐到很晚,藉田最后搬来自己的朋友夫妻做说客,把我劝回家。一进家门,我发现母亲因为不放心我女儿,已提早到家,不解地问我们,女儿到底生了什么毛病,用了这么长时间。我撒了个谎,把女儿交给母亲,自己走进卧室。打开灯,看到那张大床,心里还是很难过。母亲察觉到我的异样,两次探头进来,问我怎么了,我都没说话。当晚我无法合眼。第二天,我忍不住又赶到那个女人的楼下,对着窗口乱叫,还跑到她的单位。那天是周末,单位空无一人,藉田拦不住我,只好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

  “好男人”还会回来吗

  接下来的几天,我整晚整晚睡不着,瘦了许多,同事们都说我显得很累。我没办法跟别人诉苦,一个人坐在窗前,或是坐在公交车上,眼泪会不由自主地落下来。藉田万分自责,他担心我这样作贱自己,会引得旧病复发,就一再向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请我务必看在孩子和我们多年感情的份上原谅他。还说即使不为任何人,我也不要这样把身体拖垮。他把小箱子里的日记本拿出来,让我看恋爱时说过的傻话情话,表示要接着写下去,要和我过一辈子。可自己的老公与别人有染,这不啻是奇耻大辱。藉田说得再多,我都听不进去,我只想一个人清静地呆着,不想和他谈心。

  叶梓,昨天我想到要和你见面了,就从头回忆了一下和藉田的交往。我也劝自己多想想他的好,譬如自从我生了大病后,医生说不能多晒太阳,藉田就细心地让我冬天戴帽子,夏天打阳伞,还带着我到名牌化妆品柜台买最好的防晒霜;尽管我们收入不高,但平时上街,只要是我喜欢的衣服,他都给我买,一点都不吝啬……可是,越是回忆这些好处,我越痛苦,为什么这样的好男人也会犯错呢?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才让他对别的女人动心了呢?

  坐在一旁,我也很想帮晨露多反省自我,而不是一味指责对方。于是我委婉地询问她得病后因身体关系是否影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晨露微微低下头,说主治医生讲过,这个病对夫妻生活没什么影响,但毕竟人虚弱了些,藉田的工作性质决定他经常半夜三更才回家,她睡得正香,一旦被吵醒就很难再入睡,藉田不想勉强她,所以两人这一年多来的夫妻生活的确不多。

  今天聊了这么多,我对自己这方面的责任有了一点反省,但我还是没有彻底想通。现在对藉田的话,我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前两天单位组织周末出去旅游,我事先没告诉藉田,就是担心他知情后又带着那个女的回家。到了下午,我还用手机莫名其妙地打家里的电话。

  离婚是气话,为了孩子,为了父母,我并不想走这条路,但是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局面,是否该就此原谅藉田、既往不咎呢? (文/叶梓)

【推荐本文】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张结海:心理访谈节目是伪心理咨询
● 下一篇文章:专一顾家的好男人是调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