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甜馍馍地理信息网 >> IT时代 >> 行业新闻 >> 正文 >>  [阅读资讯:周程深入探讨新浪网域名与支那的是是非非]

周程深入探讨新浪网域名与支那的是是非非

[ 来源:互联网 | 时间:2007年10月30日 | 收藏本文 ] 【

 

五、小结

通过上述考察,我们可以看出:一些人所持的"‘希呐(支那)’起源于英语的China,其本身并不含有侮辱的意思"[51]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支那"一词早在九世纪初就由中国传入日本,而日本与西方发生的最初接触却是一六世纪的事,怎么能说日语"支那"起源于西语China呢?!而且"支那"的语音"希呐"和"China"之间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China"早期传入日本时,确实被译成"支那",但是译者新井白石给其加注的假名的语音是"契呐"、不是"希呐"。幕末维新初期,日本和西方的接触急剧增加,随之用"支那"称呼中国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即便在这一时期,"支那"的语音仍没有统一为"希呐"。"支那"真正成为日本称呼中国的常用用语乃甲午战争以后的事,其语音统一为"希呐"也是这一时期的事。因此,人们完全可以合理怀疑"支那(希呐)"演变成中国的主要称谓在某种程度上带有战胜者对于失败者的轻侮情感和心理。

诚然,从字面上看"支那"一词并不带有什么不良的意思,但是考察一个词的含义、性质不能只看文字符号,还要看它的语音以及它被使用的语境。关于这一点,维特根斯坦说得再也透彻不过了。"一个词的意义就是它在语言中的用法"[52]。"脱离具体的语言游戏、脱离具体的生活形式去了解语言;按照指称关系来理解词的意义;……如此等等,都属于对语言的用法迷惑不解,错误理解语言用法的范围,都会产生哲学混乱或哲学问题。"[53]一些人在考察词语的意义时,只看到文字符号的要素,很少考虑语音这个要素,更没有想到语境也是考察语义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他们看来,只要"支那"这两个文字符号本身不含有贬义,那就不必对此过于在意。如果是这样的话,人们不禁要问:难道"支那"的含义不是在语言活动过程中被人们逐渐赋予的吗?

辛亥革命后,作为同文国的日本政府傲慢无礼,无视中国民众以及政府的要求,抛弃中国人自主选择的汉字国名不用,单方面将易引起误解的"支那(希呐)"规定为中国的正式称谓。这便彻底地改变了"支那(希呐)"一词的原有性质,"支那(希呐)"由此便演变成了日本蔑视中国的一个典型象征。中国经过长期的浴血奋战,终于以战胜国的身分出现在日本,并通过战胜国组织责令日本不要再使用这一称谓,从而伸张了正义、实现了无数先烈梦寐以求的愿望。今天,作为他们的后人,我们当然不同意少数日本右翼分子翻案、再次使用"支那(希呐)"称呼中国;我们当然不赞成国内的商业机构(包括网站)使用"支那"、或其注音作为自己的商号名称。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使用"支那(希呐)"作为中国的国号和使用其同音词作为商号毕竟是两回事;再说在日本,新浪公司的英文名称"SINA"及其网上域名"sina"终竟只是现代日语"支那"的同音词,并非是"支那"的罗马字注音、或曰英译;更何况即使是"Sina",也并非是日语"支那"的常见罗马字注音。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日语"支那(希呐)"曾是一个含有轻视、侮辱中国之意的称谓,就一定要新浪网更改其使用已久的域名"sina"。抹煞用"支那"称呼中国和用"sina"作为网站域名的区别,混淆日语"支那"的同音词和其法定罗马字注音的差异,到头来受伤害的还是我们自己的民族尊严。

新浪网域名风波再次证明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文社会科学"平台"的支撑。如果新浪公司当初取名时对"sina"与日语"支那"的同音问题有所考虑,那就不大会引发后来的争论;倘若他们对日语"支那"的语音、词性、注音等问题做过比较深入的考察,那就更不会在危机发生时作出那样的解释。当前,我们在大力宣传科技兴国、致力推动高新技术的发展的同时,一定要注意不能忽视人文社会科学的教育与研究。实践已经反覆证明,忽视人文社会科学,必定会给科技创新、经济增长、乃至人的发展和社会进步造成严重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决不是短期能够治愈的。

 

 

参考文献∶

[1] 麓保孝〈"支那""中国"名义考〉,《宋元明清近世儒学变迁史论》[M],日本∶国书刊行会,1976。

[2] 张星(火良)〈支那名号考〉,《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2册[M],台北∶世界书局,1962。

[3] 周程〈"支那"一词在日本的使用情况考察〉[A],北京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编《日本学》第10辑[C],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

[4] 佐藤三郎〈关于日本人称中国为"支那"的情况考察〉,《近代日中交涉史的研究》[M],日本∶吉川弘文馆,1984。

[5] 青木正儿〈关于"支那"称呼〉[N],《朝日新闻》(日本),1952年12月17日。

[6] 实藤惠秀〈"支那"由产生到消灭〉,《中国留学生史谈》[M],日本∶第一书房,1981。

[7] 川岛真〈"支那"、"支那国"、"支那共和国"——日本外务省的对中称呼政策〉[J],《中国研究》(日本),1995,49(9)。

[8] 平井昌夫《国语国字问题的历史》[M],日本: 昭森社,1948。

[9] 保科孝一《国语问题五十年》[M],日本∶三养书房,1949。

[10] 武部良明〈国语国字问题的由来〉[A],大野晋等编《国语国字问题》[C],日本∶岩波书店,1977。

[11] 中野洋〈罗马字拼写法的波动〉[J],《计量国语学》(日本),1989,17(2)。

上一页      下一页
本文共 6 页,第  [1]  [2]  [3]  [4]  [5]  [6]  页

【推荐本文】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