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甜馍馍地理信息网 >> IT时代 >> 行业新闻 >> 正文 >>  [阅读资讯:谷歌中国3月28日发年终奖员工或选择离职]

谷歌中国3月28日发年终奖员工或选择离职

[ 来源:互联网 | 时间:2010年03月15日 | 收藏本文 ] 【

在“退出中国”的爆炸性声明发表将近两个月后,谷歌正展现其试图艰难维系中国业务运营的另一面:在春节前夕,它循例更新发布了帮助中国用户旅行的本地产品“春运地图”;在上海召开广告代理商大会以提振代理商和广告主日渐萎靡的信心;甚至仍坚持不肯删除网站上那些曾经招聘的空缺职位。

 


相对明朗的信号,是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2月1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态:他声称对在中国体系内找到运营的方式、与中国有关机构达成和解“长期乐观”,但可能需要1至2年的时间。作为对中国的网络审查与监管长期保持谨慎和质疑立场的谷歌顶级人物,布林一直被认为是“退出中国”声音的内在精神支柱,而其本人的“乐观”立场似乎标志着谷歌求解中国这道难题获得最大的内向突破。

 


但布林的立场也许被过度解读了—与谷歌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在1月12日发布的强硬声明相比,它更像是一场不无婉转与温情的措辞表演,对“如何在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的搜索引擎”的核心议题并无本质的更张,也未调整“不得不考虑关闭中国办公室”的最糟糕预期。尽管布林声称,他允许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审查涉及色情与赌博的信息,但范围并不包括关于政治内容的搜索结果。“很多人觉得我的想法很天真,但或许是可以实现的”。

 


事实上,谷歌近期在中国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会被人们赋予特有的微言大义:1月16日,Google.cn的首页LOGO被更换为“古代四大发明”,其 “Celebration of Chinese Culture(庆祝中国文明)”的注释被一些用户和网民解读为“中国战胜谷歌”。其后“谷歌”中文在Google.cn首页的短暂消失,以及春节期间带有“福”字的LOGO,都被网友们解读出了“莫须有”的弦外之音。1月下旬,谷歌CEO施密特在达沃斯峰会上针对中国问题再度强调“我们不喜欢审查”,导致一些人士判断谷歌退出中国的可能性日益加大;而布林出人意料的暧昧言辞又使他们迅速变得乐观起来。

 


风起青萍之末,谷歌中国本已戏剧性的命运变得更加吊诡,也凸显了它在美国总部和中国监管机构的对抗下被迫“失语”的尴尬—这并非一个能够长久坚持的局面。

 


据一位知情人士对《环球企业家》透露:经历了短暂的缄默与平静后,谷歌中国的员工终于陆续出走,一些人已在春节前递交了辞呈,另一些人则预备在4月离职。3 月28日是公司发放年终奖的日子—不少急流勇退者已将它当成出走谷歌“大限之日”。而传说中的招聘计划并非真实,“那只是谷歌中国挣扎着证明自己还活着的烟雾弹”,知情人士对本刊说。

 


无地彷徨

 


与谷歌在中国表面上日益强烈的“求生”欲望形成反差的,是它与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始终无法就“寻找在中国体制内运营的方法”建立真正的对话基础。尽管谷歌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谈判”已在春节后恢复进行,但谈判桌之外双方的相互诘难与冲突,反而使彼此的误读和裂痕持久弥深,甚至与“继续留在中国运营”的求生意图完全背道而驰。

 


这一切因谷歌对其中国问题立场的“矛盾”表述引起。那份声称“重新评估中国业务运营的可能性”的强势宣言和“仍希望以某种形式留在中国”的谨慎立场,本应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却被监管机构和公众的“中国式思维”误读为谷歌反复无常的“改口”,而谷歌对此并未做出任何解释。紧接着,一场围绕黑客与***的“抓虫”论战彻底把双方逼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2 月22日,参与调查谷歌遭受黑客网络攻击的美国安全机构声称:攻击源头的电脑来自中国的两所高等学校—上海交通大学和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它似乎可作为谷歌连续遭到来自中国的“大规模有组织的网络攻击”的证据。该消息不出意外地遭到两所高校的否认和驳斥,而谷歌与美国安全机构合作调查“攻击事件”的行为,也让中国的意识形态机构和一些舆论将关于中国“***”和“商业安全”的敏感议题置于放大镜下。

 


它无疑加大了双方媾和的难度,也让本已脆弱的对话基础变得不堪一击。对谷歌而言,这场针对中国的“抓虫”行动似乎很难向当事机构求得它们期望的答案,技术上也未必能真正确定发起攻击的具体地点,只会为自己在中国本已险峻的网络生态环境下带来更多的反对者。而对政府和监管机构来说,一旦动用舆论将谷歌“判定” 为与美国安全机构合作的“危险制造者”,日后任何将谷歌“以某种形式”留在中国的企图,都势必要考虑更为复杂的因素而变得倍加审慎。

 


在双方都下意识地将谷歌中国的存留“非商业化”的情形下,如何“廓清模糊暧昧的监管规则和界限”这一事关谷歌中国游戏规则的核心问题却被不知不觉地搁置了,Google.cn仍然在审查“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搜索结果。而对其它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在谷歌宣布将与监管机构重新讨论游戏规则之后的50 多天内,它们并没有看到监管层面的任何松动。


一位前谷歌中国员工对《环球企业家》透露:谷歌中国处理政府关系积累的一项重要的“本地智慧”在于,它曾促使网络监管者接受了“法不独责”的理念—即假如谷歌与其它互联网公司同时出现了某种违拗监管者意志的行为,如果其它互联网公司没有接到处罚或整改的指令,那么谷歌中国同样也不应该被要求整改或处罚——它为谷歌中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规避了很多政策和监管层面的风险。但反向思考的话,监管机构更难接受在其它互联网公司之外为谷歌单独开辟一条监管通道,比如接受谷歌在中国的网站不过滤某些特定的信息。目前日益强大的监管压力似乎更不允许监管机构这么做——尤其是它与谷歌之间的牾已上升到公众层面。


一个越来越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双方的“绝不妥协”使Google.cn终不可免被关停的命运,并同时波及谷歌音乐、天涯来吧,以及与金山、新浪和迅雷等本地网站的一系列合作,从而彻底终结谷歌中国作为“特区”的历史——这种局面或许反而是谷歌此番谈判的终极目的。


据本刊了解,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业务总经理刘允曾在总部“退出声明”发布一个月前在私人场合透露:“即使没有了Google.cn,谷歌一样可以找到在中国存在的方式”。这似乎是谷歌“以某种形式留在中国”立场的最早注脚。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将停止改善与中文搜索相关的服务,Google.com或许将重新承载这一职能。2月24日,基于Google.com的鸟瞰视图 “Google Building Maker”正式添加了中文版本,它足以显示谷歌并无意图让中国成为“信息自由流动”世界外的孤岛。


但在中国,谷歌再也难以演绎一段阳光浪漫的青春期故事了—出于在华前景未卜的顾虑,谷歌推迟了与中国联通联合发布三星、摩托罗拉两款Google Android平台智能手机的计划,它势必直接影响Android智能手机在中国发展的前景,而谷歌独立品牌的智能手机Nexus One也直接绕过中国大陆在香港、台湾地区和新加坡等华人区域进行推广。并未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谷歌搜索以外的产品在中国仍能获得更为强大的支持。更重要的是,那个曾经聚集中国最聪明工程师的“梦之队”一旦瓦解,重新建构并拾回人们对“出走者”的信心将成为另一项高难度任务。

【推荐本文】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今日起个人用户无法申请CN域名
●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